婉约秦观
时间:2019-02-22 08:07:15 | 来源:河南日报 | 作者:梁小兰

  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

  ——《秦观·鹊桥仙》

  邂逅这首词,是在一个下雪的午后,手里拿着一本书,懒懒地看,沏好的茶,茶香淡淡的,恰好读到这首词,像品淡淡的茶香,内心升起一种朦朦胧胧、柔柔婉婉的美,尤其喜欢这一句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”,一种淡淡的忧伤不禁弥漫心头,相思自古难解,却被这一语轻妙地化解,仿佛白纱轻轻地撩起了风儿。

  这是一首写七夕的词,古人写七夕的诗词很多,独独这一首让人余味无穷,读来生香,开拓出不一样的词境。明代才子李攀龙《草堂诗余隽》卷三眉批:“相逢胜人间,会心之语。两情不在朝暮,破格之谈。”

  这一句成了千古名句!

  写这首词的人名叫秦观,北宋婉约派词人。

  词原本没什么派别的,明代词人张綖是个很认真、很细致的人,经过多年研究,他在自己所编撰的《诗余图谱》中把词体分为两种:一体婉约,一体豪放,并把秦观归入了婉约派,把苏轼看作豪放派。

  婉约派是将词写得婉转含蓄,秦观就是这样,写起词来柔婉缠绵,有时甚至似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,像这首《如梦令》:“门外鸦啼杨柳。春色著人如酒。睡起熨沈香,玉腕不胜金斗。消瘦。消瘦。还是褪花时候。”这般细腻,这般袅娜,这般雅致!是不是有些女人的味道?不禁让人想起李清照的“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”。金朝的元好问也觉秦观的词有如女人,他很不客气地说:“‘有情芍药含春泪,无力蔷薇卧晓枝。’拈出退之山石句,始知渠是女郎诗。”

  “女郎诗”?秦观若是知道有人这样评价,不知会不会哑然失笑?

  秦观出生于宋皇祐元年(1049),没有显赫的出身,而且少时丧父,家庭贫寒,但秦观同大多数才子一样,聪明好学,胸有抱负。

  元丰元年(1078),秦观30岁,第一次应试。很可惜,没考上。元丰五年(1082)秦观第二次参加考试,但是他的命运有些和前辈柳永一样,两次都名落孙山,但他又比柳永稍好一些,在元丰八年(1085)第三次科举考试中,终于登进士第,授定海主簿,调蔡州教授。元祐初年,当苏轼得到朝廷重用时,便以“贤良方正”向朝廷推荐秦观。可惜的是,秦观生病了,没到京城,直到五年后,秦观再度入京,做了宣教郎、太学博士,后又升迁至秘书省正字,兼国史院编修官,参与编写《神宗实录》。

  那是不是秦观的人生从此就“开挂”了呢?并没有。绍圣元年(1094),宋哲宗亲政,苏轼等元祐党人被贬,秦观受到株连出为杭州通判。后来秦观被一贬再贬,先后被贬到处州(今浙江丽水境内)、郴州(今湖南郴县)、横州(今广西横县境内),最后竟被贬逐到雷州(今广东海康县)。这一贬就是七年。

  七年贬適路,秦观的身心受到打击。这可能也是他把词写得那么凄婉伤感的重要原因吧。

  秦观喜喝酒。文人才子大多是这样,酒对他们来说是好东西,可解忧,可抒怀,可忘愁,开心喝酒,忧愁喝酒,酒醉了,似乎一切甜的、咸的、淡的、辣的、苦的、酸的滋味都烟消云散了。秦观喜喝酒,也喜欢写酒,“春路雨添花,花动一山春色。行到小溪深处,有黄鹂千百。飞云当面化龙蛇,夭矫转空碧。醉卧古藤阴下,了不知南北。”(秦观《好事近·梦中作》)春光美好,神游万物,醉卧古藤,多么恬淡!秦观不是一次喝醉,是经常喝醉,喝多了还要到处乱逛,“醉漾轻舟,信流引到花深处。尘缘相误,无计花间住。烟水茫茫,千里斜阳暮。山无数,乱红如雨。不记来时路。”(秦观《点绛唇·醉漾轻舟》)斜阳千里,烟水迷茫,醉得连来时路都不记得!问问才子大人:怎会喝得如此?表面写醉,大概也抒发了词人对前途迷茫的一种心境吧。

  词人总是愁多恨多忧多,似乎人间的人只要做了词人便是天底下最多愁善感的。秦观也是如此,只是秦观的愁很细碎,不像李煜那般像“一江春水向东流”。秦观的愁是细雨,若有若无,仿佛片片飞花弄晚,“漠漠轻寒上小楼。晓阴无赖似穷秋。淡烟流水画屏幽。自在飞花轻似梦,无边丝雨细如愁。宝帘闲挂小银钩。”淡烟迷离、流水轻轻、飞花似梦、细雨如丝、愁如细雨,能把愁写得如此幽美、迷离,想来也没几个人。

  秦观的词就是这样多情又风流,像缭绕的烟雾,凄美、婉约、缥缈、朦胧。

  一个豪放,一个婉约,苏轼和秦观应该风马牛不相及吧,但恰恰相反,苏轼是秦观的恩师,秦观是苏轼的弟子,是苏门四学士之一。秦观虽是苏轼的弟子,但他的词却不是老师那种“大江东去”的豪放,他更多的是柳永那种缠绵、婉转的美,但和柳永也不同,秦观的词比较含蓄清丽,并使柳永开创的慢词创作走向成熟。

  宋徽宗即位后,秦观官复宣德郎。如果秦观身体足够好,可能在此后的仕途上大放异彩,但很可惜,秦观的身体没有给他很多机会。在途经藤州(今广西藤县)时,他饶有兴致地赏游光华亭,途中突然感到口渴想喝水,却再也没有力气把水喝下去,只是面含微笑地看着,一代词人就此陨世。悲也去了,苦也去了,只留了诗人如梦如幻的诗句。

  苏轼获知秦观客死藤州,特别伤心,感叹:“少游已矣!虽万人何赎?”

  秦观的一生充满坎坷,但他的词清新、柔婉、含蓄、哀婉,受到当世和后世人喜欢,并被尊为一代词宗。清代的冯煦在《蒿庵词论》中说道:“淮海(秦观)、小山(晏几道),古之伤心人也。其淡语皆有味,淡语皆有致。”清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一赞誉秦观词“首首珠玑,为宋一代词人之冠”。

  印象中,秦观文弱、白皙,长须飘飘,仙骨翩翩,而略带忧郁,常常独自在风中吟起诗词,而那些词句又被风吹得很远很远……

关键字:
豫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  1. 本网注明来源为豫网的稿件,版权均属于豫网,未经豫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使用。
  2. 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豫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  3.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邮箱:hnshw888@126.com
>>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    
用户名: 验证码: 游客请勾选
            
地址:郑州市经一路省政府四号楼 主办:河南经济报-中原经济网网络运营中心 邮政编码:450000
联系电话:0371-55313503 联系邮箱:hnshw888@126.com
版权所有·豫网 Copygight © 2016 yuwang1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豫公网安备 4101040200208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