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语背后的叶公
时间:2019-11-15 07:56:11 | 来源:河南日报 | 作者:

  □孟庆玲

  一

  公元前490年(鲁哀公五年),楚国叶邑(今叶县南旧城),叶公和盛名的孔子相遇了。

  叶公名沈诸梁,字子高,是楚国贵族,其曾祖父是春秋五霸之一的楚庄王。其时,他是楚国北疆重镇方城之外的叶邑尹,因此也称叶公;而孔子,则因其主张无法行于鲁国而周游列国,一直走在推行其儒家学说的路上。

  在叶邑,叶公将成为孔子通往楚国的一扇大门。于是,一场思想盛宴开始了。叶公先问政,孔子的回答是“政在附近而来远”,意即能使远近的人归附就是好政策。叶公笑了笑,这些他做得都挺好:主政叶邑期间,他养兵息民、发展农业,不仅子民归附,国力也大大增强,很契合孔夫子的主张。

  接下来,叶公的眉头皱了起来。事情从一只假设的羊开始,叶公问孔子:如果有人偷了一只羊,其儿子知道了该如何做?没等孔子回答,叶公先说出了自己的主张:“吾党有直躬者,其父攘羊,而子证之”,意即儿子不徇私情,大义灭亲。然后他期待地望着孔子。孔子却摇了摇头道,应该是父为子隐,子为父隐,意即百善孝为先,应以伦理为重——法律只有在促进人类之爱时才是公平正义。

  天色渐暗,叶公的脸色也随即暗淡下去。尽管有小小分歧,叶公还想多了解一下,以便决定孔子的去留。于是,他私下询问孔子弟子子路,孔夫子究竟是怎样的人哪?

  这是一种委婉的试探,也是一种间接的求证。但子路不明就里,以沉默回答了他。子路的沉默让叶公下了决心,几日后,孔子一行就走在返回的路上。孔子边走边埋怨子路:“汝奚不对曰:‘其为人也,发愤忘食,乐以忘忧,不知老之将至’云尔?”意思要给别人面子,也顺便夸夸老夫子。

  一只虚拟的羊,关上了叶公的心扉,也关上孔子通向楚国的大门。只是那时,叶公并不知道,多少年后,他会因此成为一则成语的主人公,悬挂在历史的天空,任人哂笑。

  当然,这一切和孔子无关,却和孔子的学生有关,和两人谈论的那只羊有关。

  二

  这则成语典故就是叶公好龙,出自《新序·杂事》。

  《新序》的思想基础为儒家学说,是西汉著名学者刘向采集舜、禹至汉代史实、分类编撰的历史故事类编,给统治者看,也给臣子看——统治者纳贤纳谏,贤士进谏,君明臣贤,才能其乐融融。

  但其实,典故的男一号并非叶公,而是孔子的学生子张,子张要见好士的鲁哀公,等了七天也没见到,就讲了个叶公好龙的故事讽刺鲁哀公:叶公爱龙成癖,无龙不欢,家里墙壁物品到处画着龙,但当真龙现身,却吓得要死。

  不知鲁哀公听到后做何反应,但叶公很无辜。从此,一提叶公好龙,一个表里不一的伪君子形象就赫然在目。这自然跟孔子弟子子张的不满有关,和刘向以讽谏为目的的写作意图有关,但更和汉代独尊儒术有关。

  然而,翻翻史册,真实的叶公好龙可能是另一番样子。

  有史料显示:叶邑苦于水患,叶公执政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兴修水利,依方城山地势蓄水为陂,他修筑的东、西二陂,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农田水利灌溉工程之一,能灌溉农田数十万亩,比著名的都江堰、郑国渠还要早二三百年。

  只是,当时没有纸张,施工图纸只能画在竹简上,为方便计,叶公就将其画在家里的墙壁上。又加上当时人们崇拜呼风唤雨的龙族,叶公就在每个沟渠的出口上都画上龙,并命名为水龙头——水龙头就是这么来的。

  俗话说“云从龙,风从虎”,只有龙没有云的施工图正好给不满叶公的人以口实:叶公不是真的喜欢龙,只是装样子而已。于是,便有了子张的故事,有了刘向的编撰,有了两千年来被泼墨的叶公。好在与其年代相仿的庄子无意间为其洗白。

  《庄子·人间世》中记载,叶公曾问道孔子,并说出“今吾朝受命而夕饮冰,我其内热与”的肺腑之言。

  事情的缘起是这样的:叶公将出使齐国,齐王荒于政事,办事拖沓。叶公不能推诿,又担心完不成使命,纠结之余,只能以饮冰来缓解内心的郁热。

  这是叶公内心的独白,体现了一个男子的坦荡和担当,和《新序》中的叶公好龙相映成趣。

  两千年后,梁启超将书斋命名为“饮冰室”,恐怕有向叶公致敬的意思吧。

  仔细想来,叶公好龙这一典故,更和大众心理有关:将生活中的诸多不如意具象为一个言行不一的伪君子,有了释放压力的箭靶子,才有重拾旧山河的勇气。这里没有沈诸梁,没有子高,有的只是一个被虚构被抽象的喜剧脸谱——叶公。

  三

  公元前479年是历史的拐点。这年夏天,孔子病逝。叶公有点伤感,岁月如白驹过隙,转瞬间,那个和他论羊的圣贤走了,他自己也年近耄耋。

  也是这年,楚国的重臣白公胜发动叛乱,欲劫持惠王自立。猎猎风中,年迈的叶公披上了战袍,奔赴疆场。

  途中,两个百姓向叶公提建议。一个说大人为何不戴头盔?国人盼君如父母,您若不幸受伤,让俺们情何以堪?叶公听完就戴头盔前行。另一个说大人为何戴头盔?百姓看见你就安心了,就有奋战的信心和勇气,你遮住脸,让俺们情何以堪?叶公听了,就摘下头盔前行。

  如此这般,不是叶公没决断,而是从两则貌似矛盾的提议中,他看到了百姓的呼声,看到了民心的向背。

  大风中,须发皆白的叶公泪流满面。很快,叶公平定了白公胜之乱,又迎惠王复位。之后,叶公是楚国的令尹和司马,声望达到极致。

  几年后,他又征战东夷,并与其歃血结盟,东夷口服心服,表示永不犯边。《战国策》称“当此之时也,天下莫敢以兵南向”。

  叶公成了定海神针,在春秋战国的风雨中,稳住了楚国飘摇的身形。令人赞叹的是,叶公功高如此,却并不恋栈,整肃朝政后便功成身退——将令尹和司马职务拱手让于他人,自己则翩然归隐于叶邑。

  在叶邑,百姓挈妇将雏,夹道欢迎,在他们眼中,他从来不是什么达官贵人,更不是可笑的伪君子,他一直是方城山上观察山形水势的叶公,一直是信手拿起笔淋漓画龙的叶公,一直是处理政务调解纠纷的叶公,他是他们的依靠,他们相濡以沫的亲人……

  几年后的冬天,叶公终老于叶邑,临终前,他仍惦念着楚国,要楚君亲贤臣远小人。大雪纷飞,叶邑百姓冒雪为他送行,将他葬于漫天的洁白。

  这是最完美的结局:好龙的叶公活在虚拟的成语里,为百姓解压;好民的叶公活在人们心里,成为一个民族的源头活水。

关键字:
豫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  1. 本网注明来源为豫网的稿件,版权均属于豫网,未经豫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使用。
  2. 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豫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  3.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邮箱:hnshw888@126.com
>>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    
用户名: 验证码: 游客请勾选
            
地址:郑州市经一路省政府四号楼 主办:河南经济报-中原经济网网络运营中心 邮政编码:450000
联系电话:0371-55313503 联系邮箱:hnshw888@126.com
版权所有·豫网 Copygight © 2016 yuwang1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豫公网安备 4101040200208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