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遇震旦鸦雀 ♣ 贾国勇
时间:2020-09-14 08:23:02 | 来源:郑州日报 | 作者:

  震旦鸦雀无意中飞进了我的长焦镜头。

  在整理贾鲁河高新区段拍摄的黑水鸡照片时,我发现了远处的芦苇丛中,有一只美丽的鸟儿露出了大半个头颅。刚刚开始的时候,我还怀疑它是一只麻雀,甚至还想到是虎纹的伯劳,或是黑翅黄装的锡嘴雀。没想到,这只鸟儿有着厚厚的如黄宝石般的喙角,显然麻雀和她不能同日而语。尽管不能明确判断出鸟儿的名称,心中却有着说不尽的缘分,总感觉在什么地方有过一面之缘,却又一时想不起来。就这样,我决定重返贾鲁河高新区段,等待着她的再次出现。

  这是个宁静的秋天。贾鲁河在流经郑州高新区时,水草丰美,河道以及河岸两侧有很多生长着芦苇的水甸子,生活在这里的物种繁多。拍摄黑水鸡时,芦苇刚刚吐缨,还是绿色中的一道风景。再到贾鲁河时,芦苇已经“白了头”,开始苇絮飘扬了;岸边的高茅草长得比人还高,长长茅草缨如将士头上佩戴的云冠盔缨,在秋风的吹拂下轻轻地摇曳着身躯;浅滩处一些不知道名称的茄科类植物结出了红红的浆果,引来了很多的鸟儿啄食,总是一阵阵飞起,又一阵阵地落下。一道高高的桥架在贾鲁河上,在桥北边,欣赏天鹅的人们络绎不绝,桥南则渐趋平静,不仅没有如织的游人,也听不到长枪短炮般的摄影器材“咔嗒、咔嗒”的快门声。在这种情景下,显得另类的我把长焦镜头架在原来拍摄黑水鸡的位置,如垂钓的渔翁抛出长长的渔线等待着鱼儿上钩般,越过茂密的高羊茅草把那片奇妙的芦苇收入长焦镜头,等待着那只神奇的鸟儿再次入镜。

  幸运非是无意客,功夫不负有心人。当我经过漫长地等待,已经感到疲倦眼皮儿发涩的时候,一只神奇的鸟儿突然出现在我的镜头中,不由得拉近了焦距,对准焦点做进一步观察:这是一只美丽的鸟儿,两只爪子紧紧地抓住芦苇秆,转动着眼睛警惕地观察了一会儿周围的动静,就开始梳理起羽毛来。这只鸟儿有着黄宝石般的鸟喙,与鸟喙相连的是一团灰色的羽毛,还有一缕黑色的羽毛延伸出去围拢了眼睛,构成了一个黑色的眼圈儿,白色的眉边,亮亮的黑眼珠儿闪烁着迷人的光芒;头上部的一团黑色的羽毛被背部的金色隔断,向后则变幻成了黑白分明长长的尾羽,随着鸟喙对羽毛的梳理,长长的尾羽摆动起来,潇洒自如轻盈优美,飘然若仙。

  我认出来了,这只鸟就是被称之为“鸟中大熊猫”的稀世之鸟震旦鸦雀。中国古称“震旦”,以国命名,充分说明了震旦鸦雀的古老与神秘。震旦鸦雀栖息在河流、江边、湖泊沼泽芦丛和河口沙洲及沿海滩涂芦苇丛中,只吃芦苇表面或芦苇秆里的虫子,被人们称之为芦苇的“啄木鸟”。震旦鸦雀和麻雀的体形差不多,却和麻雀有着不同的神态和风度。在我看来,无论是垒窝在房与人为邻的麻雀,还是衔草筑巢栖息树上的麻雀,给人的感觉总是一副猥琐的样子;出没在芦苇丛中的震旦鸦雀举手投足之间则是那样的仪态大方,婉转啼唱之时充满着钟灵毓秀清新自然。只见她两只爪子紧紧地抓住一根枯萎的芦苇,如啄木鸟般用如黄宝石般的喙啄击着苇秆,发出“嗒嗒、嗒嗒”清脆的敲击声。

  由于生态环境的破坏,震旦鸦雀生存栖息地面积锐减,统计数量也日益减少,已被列入国际鸟类红皮书,为全球性濒危鸟类。近几年来,随着郑州市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开展,我曾经在郑州的雁鸣湖、黄河岸边的湿地公园里多次看到过震旦鸦雀的踪迹,这也是我和她似曾相识的来历。没想到,震旦鸦雀出现在贾鲁河欢河段,并且能这么近距离地观察震旦鸦雀,怎么不让人感到欢欣鼓舞。

关键字:
豫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  1. 本网注明来源为豫网的稿件,版权均属于豫网,未经豫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使用。
  2. 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豫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  3.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邮箱:hnshw888@126.com
>>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    
用户名: 验证码: 游客请勾选
            
地址:郑州市经一路省政府四号楼 邮政编码:450000
联系电话:0371-55313503 联系邮箱:hnshw888@126.com
版权所有·豫网 Copygight © 2016 yuwang1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豫公网安备 41010402002081号